國民黨市議員黃馨慧今(8)日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召開記者會,針對台中市政府新聞局標案、花博管考專案管理計劃招標廠商提出質疑。對此,中市府新聞局長卓冠廷回應,新聞局標案皆經過合法公正評選,另對於黃馨慧的質疑,卓冠廷強調,他個人未介入標案,也樂意配合政風釐清。

黃馨慧指出,台中市政府有違常理的讓沒有相關實際績效的小資本額幽靈公司的「艾德文生公司」及「睿策寰宇公司」分別標得中市新聞局及研考會的標案。黃馨慧說,「艾德文生公司」極可能是由新聞局長卓冠廷好友開設的好市聯網股份有限公司借牌投標;後經黃馨慧實地查訪,艾德文生登記現址已人去樓空,沒有任何員工蹤跡。

國民黨台中市議員黃馨慧今(8)日上午召開「親信恐涉弊、法務部踹共」記者會,針對中市府新聞局、研考會標案提出質疑。(取自國民黨官網)

黃馨慧進一步說明,上週三質詢卓冠廷時,卓僅強烈撇清他與該案無關,卻未交代3千萬得標廠商消失無蹤的因應措施。黃馨慧認為,身為業主竟不擔心履約情形,也不打算主動追查,對幽靈廠商的態度違反經驗與人情常理。對此,中市府新聞局長卓冠廷回應,新聞局的案子都是經過合法公正的評選,他既無擔任評選委員,也未介入標案個案,要求黃馨慧提出具體證據。

至於「睿策寰宇公司」,其登記地址位在忠孝東路,過去曾數度變更公司地址和代表人,現址是一間商辦中心分租辦公室的微型公司。黃馨慧經實地查訪,指出該公司也未懸掛招牌、未見員工上班。上週三質詢後,研考會僅回應公司人員常在外出差。黃馨慧強調,林佳龍上任市長後將各標案由「最低標」改採為「有利標」,但有利標還是有評分程序,需要考量廠商的信譽、經驗及規模等等,黃欣慧質疑新聞局和研考會的審標標準。

此外,市府研考會主委柳嘉峰也表示,全部採購皆依照相關規定辦理,並經公平合法採購程序得標,廠商執行標案及履約狀況一切正常。至於花博整合管考專案管理計劃,柳嘉峰說,辦理花博管考委託案主要考量花博專案別於一般重大工程,是台中主辦的第一場國際活動,因此其所面臨的挑戰性與複雜性,面向多而廣。

相關報導
● 「小倆口一定要幸福!」 洪慈庸、卓冠廷完婚 蘇嘉全、蔡其昌送祝福
● 「好朋友的人選」洪慈庸談卓冠廷:希望保留私人空間

老朋友李永得去住家附近的超商購物,出來時碰到警察正在巡邏,竟特別看上他,要求他出示身份證受檢。李永得嚇一跳,問警察他是哪一點有犯罪嫌疑要受檢?警察講不出理由,就說他「著夾腳拖、眼神飄移」。李不滿,拒絕受檢,旁觀者也看不過去,主動幫他向警察理論,稱警察不能無故擾民…並叫李不必理他可離去。而警察大概也覺得理虧,就放他走人了。

警察無故擾民,老K見縫插針

李永得不滿平靜的假日生活被無理干擾,將這一段過程寫在臉書上,未料成為全國第一大報(本土報),隔天登在頭版頭條的大新聞。我覺得報紙可能覺得北市柯P應「好好的管管」他的警察,才選擇在頭版把新聞做大;但警察是中央「一條鞭」制度,其實叫警政署去要求下屬重視執法技巧,效果可能會更好──我記得不久前柯P才在市政會議上,抱怨警方的過度執法,「是想把我的票(選票)都趕跑嗎?」合理的懷疑,這種無事生非的搞鬼,乃部分警察刻意給泛綠執政添上陰影。如果每個警察都彬彬有禮,相信社會大眾對執政者的印象,可加分不少。

李永得穿著整潔,夾腳拖也是乾淨好看的那一種,按照張景森的標準,這是超帥的打扮;然而警察卻說李「形跡可疑」。如果這種漫無節制的自由心證可以成立,我們才應該懷疑這個警察:「你是否在電視上看過李是民進黨中央官員,所以故意找他麻煩、找他洩憤?」我的老朋友李永得,在這方面是老江湖、老經驗了,所以他絕不上當、絕不中計,從頭到尾都不提他是部長級官員。果不其然,老K立即見縫插針,煞有介事召開記者會,白布染到黑,批李「沒有先反省自己就攻擊別人」;這當然是一種刻意的,要把綠營塑造成和所有警察對立的分化策略,不必中計。

老朋友李永得是一個相當重視人權,也不畏惡勢力,具正義感的人。在此意外事件上,我認為有兩個重點值得一提:第一,掌握公權力的人,不可濫用自由心證,尤其近年來多數警察相當有修養,也給人好印象,這種「權力的過度奔放」,必須受到抑制;第二,李永得是內閣中難得的綠色背景、又在扁時代也執政過的部會首長(有別於老藍男),他們這些政務官的共同招牌,就是沒官架子、不耍特權,這件小事(但被放大)剛好做了見證。

而關於李永得的重視人權,以及不畏權勢,我有一些故事,拿來和大家分享。李是名記者出身,他登上報紙頭版,今天算是被刻意做大了,新聞價值有點灌水嫌疑。但在1987年小蔣強人時代,他也曾上了報紙頭版,那事件就特有價值。當時蔣家強人為了戒嚴統治之便,視中國為禁忌「匪區」,禁止國人踏上那塊土地。而這一年李卻和另一個記者徐璐,奉報社《自立晚報》之命,打先鋒前往「探險」,打算回國進行史無前例的深度報導。

爭取新聞自由,李永得是前輩

這一趟符合新聞記者天職,但充滿政治風險的創舉,另一個附帶意義,就是為開放老兵回鄉探親敲邊鼓!老K和共產黨,近二十年來一宜蘭代書貸款直將綠營,塑造成「逢中必反」,實際上卻是國共間不少政治郎中,在其間運作障眼法,大搞魚肉鄉民的汚穢勾當(最近中國當局就法辦了不少涉台官員,他們就是和老K在搞私利勾結的)。而事實是,在蔣家戒嚴時代,當時的黨外人士(民主運動者),是最積極走上街頭抗爭,呼籲當局基於人道考量,開放老兵返鄉探親,打開鎖國之門戶的。因此,李永得在1987年的冒險之旅(驚險回國後還面臨長達兩年的刑法官司),就成為另一項鐵證!

李永得後來出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他這一項冒險犯難資歷,也成為記者在報導新聞時,很重要的標竿。不久前我在一場餐會碰到李夫婦,我向李夫人提到我們彼此的淵源,我說1990年代台灣正要追求民主蛻變的關鍵時刻,我在《自晚》寫「雅痞日記」(剛結束《自由》連載後);我開玩笑說:李正是審核我文稿的「警總」呢!李一聽「警總」兩字,大概覺得不舒服,就當場澄清:「我可沒改過你任何一個字、一個標點哦。」這是事實,他對言論自由、表現自由的重視,於此可見。

我最近曾提過,1992年在專欄揭發「黨主席帶人去買票」(不分區立委),幫民進黨制止一場全黨大腐化的災難。當時的總編輯就是李永得;他嘉義借錢管道不僅支持我的見義勇為,還在頭版「槓上開花」,幫此文屏東快速借錢做了顯著標題,以增加影響力。

他曾是台灣民主進化的大功臣。警察可能有眼不識泰山;如果多少具有歷史感和人文素養,警察先生下次見到他時,應該向他行禮致意,除了表示歉意外,也應傳達由衷感佩呢。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EE956285F3506C0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陳政冰的部落格

carloswll4yg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